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YOUNG LEADER
國際商業領袖青年聯合會
首頁 > 最新新聞 > 終端需求回升 中國經濟平穩
快捷連結

終端需求回升 中國經濟平穩


圖:中國外貿出口受國際環境不確定因素影響依然較多,加上去年基數較大,外貿維持兩位數較快增長的難度增大

   今年全球經濟有望繼續處於上行周期。在此背景下,上半年,國內終端需求可能會有一個季節性回升。存貨、出口和生產性投資逐步進入回升期,有可能對固定資產投資減速形成對沖,經濟在中速增長的平台大概率能穩得住。宏觀經濟可能逐步進入大L形加小W形的運行軌道。\浦發銀行總行戰略發展部高級研究員 宋艷偉
  一、消費增速穩中有升
  消費增速繼續超越固定資產投資增速,消費穩定器作用增強。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實際收入增速連續三個季度高於實際GDP增速,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和就業形勢良好為消費需求的穩定打下堅實基礎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基礎性作用進一步增強。消費需求潛力逐漸釋放,居民消費結構升級步伐正在加快,養老、醫療、健康、教育、旅遊等服務消費加速增長;服務性消費支出增長較快;耐用消費品持續升級換代;商務部今年將啟動消費升級行動計劃;中高端消費和綠色消費將迎來重點扶持。
  二、外貿較難持續高增長
  雖然世界經濟有望繼續復甦對中國外貿進出口較為有利,但是受國際環境不確定因素依然較多的影響,加上去年基數較大,外貿維持兩位數較快增長的難度增大。出口先導指數已經觸頂回落。外貿出口先導指數、出口經理人指數、出口經理人出口信心指數、PMI新出口訂單指數等景氣指數已呈現高位回落態勢,表明出口保持繼續較快增長的動力不足。
  三、固投增速可能回升
  固定資產投資實際增速、民間資產投資實際增速均連續兩個月為負。這與工業品產量、企業盈利、資本形成、工業產能利用率等指標的持續高漲相背離,這一背離不可持續。工業產能利用率持續回升,2017年全國工業產能利用率為77.0%,比上年回升3.7個百分點。資金來源的企穩回升將帶動固定資產投資的恢復。
  四、地產投資增速或小幅回升
  2017年12月非製造業PMI上行,建築業PMI升至五年來高點。建築業的擴張態勢比較明顯,說明房地產開發和基建的勢頭較好,建築業的景氣擴張會廣泛拉動其上下游。挖掘機銷量高速增長,顯示基建投資增速不弱,2017年挖掘機總銷量創歷史第三高點。2017年納入統計的25家主機製造企業,合計銷售挖掘機械產品增長達99.5%。在供給出清支撐下,房地產投資增速短期將提高。在新房低庫存、棚改超預期、租購並舉帶來新增量的背景下,房地產投資增速短期有望小幅回升。
  五、樓市政策呈區域差異化
  2017年底,房地產去庫存大體已經完成。在絕大多數二線以下城市,房地產市場化機制能夠正常發揮作用。一線城市核心在於解決供地制度的扭曲問題。目前來看,一線城市將在市場化機制之外建立一個平行的、由政府掌控的住房生產、供應和分配體系,這一長效機制即建立「商品房+政府保障房+租賃住房+共有產權住房」的多元化供應格局。
  近日,蘭州、南京、合肥微調調控政策,成為房地產調控的最新風向標。三地微調政策表明樓市從嚴調控的政策導向已經變化,確認了政策見底的事實。樓市政策將從過去「限」為代表的短效機制向長效機制轉變。各地樓市政策將分化,會有更多地方出台精準調控政策。
  六、行業集中度提升
  大企業的景氣度仍顯著好於小企業,這一點可能和環保政策的影響有關。如果用「大型企業PMI-小型企業PMI」來代表企業的景氣度差異,目前差值再度偏高。2017年12月中小企業景氣度下降,大企業回升,可能和環保政策影響有關,大企業達標速度較快。只要企業的規模景氣度差異不收窄,那麼行業集中度就會繼續上升,這一點值得長期關注。
  七、通脹水平溫和抬升
  2017年CPI同比上漲1.6%,PPI同比漲6.3%。今年全年CPI將上漲2.5%左右,原因是食品價格基數處歷史低點,豬肉價格處於上行期,食品價格將恢復上漲;原油價格上升的溢出效應;翹尾中樞升至0.7%;服務價格和工業消費品漲幅相對平穩。冬季寒冷與春節錯位的因素,可能使年初CPI增速波動較大。全年PPI將上漲3.6%左右,先升後降,原因是行政式去產能力度邊際下降,黑色、有色、煤炭等行業價格增速正常回落;翹尾中樞降至2.4%。
  八、當局不願人幣強勢
  近日,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連續走強,並突破6.40,創2015年12月以來最高。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短期升值並不代表將會長期持續走強。從中國經濟情況來看,去槓桿尚在進行中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還沒有完成,基本面不支持一個比美元更強勢的人民幣。最近,在人民幣升破6.5前後,央行多次發出信號,表示人民幣將總體穩定、雙向波動。隨後,央行調整了逆周期因子的系數。這些信號和措施,都體現了政策當局不希望人民幣過於強勢的政策導向。
  九、利率中樞維持高位
  2018年是全球央行真正收緊貨幣政策的一年。今年發達國家的平均利率將上升0.4個百分點至1%,達到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。全球流動性收緊,將與資產泡沫問題形成水火之勢。為了落實防風險目標,在「切實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」和「有效控制宏觀槓桿率」的要求下,中國全年貨幣政策繼續穩中略緊。
  在強監管繼續推進的背景下,貨幣政策在一季度邊際收緊的概率下降。貨幣市場利率中樞高於去年12月的概率不大,利率調控可能更多集中在金融市場。不排除中國央行再度跟隨美聯儲上調OMO(公開市場操作)和MLF(中期借貸便利)利率的可能性。在美聯儲開啟加息周期的情況下,中國貨幣政策為了兼顧匯率和跨境資本流動,將很難保持完全的獨立性。
  十、M2與經濟相關性下降
  受去槓桿和金融監管逐步加強等因素影響,金融部門內部資金循環和嵌套減少,2017年M2增速僅為8.2%,創下新低。隨着去槓桿的深化和金融進一步回歸為實體經濟服務,比過去低一些的M2增速可能成為新的常態。M2的可測性、可控性以及與經濟的相關性亦有下降,對其變化可不必過度關注和解讀。
  來源:大公網

 


閱讀更多